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梧桐小语

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

 
 
 

日志

 
 

老家回眸:赤岸书香  

2014-03-25 10:40:52|  分类: 家乡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赤岸书香

——记布衣文人李诩

晋梁时顾山渐成乡集,民风、习俗已成晋梁风俗画,特别在梁太子萧统编《文选》开化养民的熏陶下,崇教尚文著述立说,几成晋梁文风,顾山一下出落得清和景明,安居乐业之状。从此历朝历代,顾山的晋梁文化一脉至今,至明朝,赤岸李氏文风鼎盛,教化遍乡里,著述藏书名满江南,“锦带文社”、“东林书院”、“君山学会”更是遍布顾山赤岸。这大盛之文风,皆由布衣文人李诩开启。

■考不取功名就写书

古时文人读书考功名做官,与当今读书考大学谋职业没什么两样。但赤岸李诩“七试场屋”均落第,考不取功名,做不了官,怎么办?就写书!著书立说做学问。这就是赤岸李诩的情操与志气。

  李诩出身世代书香的家庭,5岁就随博学多才的父亲,在自己家私塾中启蒙受教,十多岁即拜常熟名师赵承谦用功勤读,但结果七次落第,与功名无缘,只在20岁(嘉靖五年1526年)做了县级“庠生”。到嘉靖十五年(1536年),京师南监扩大招生,纳栗做了“监生”,此时李诩年已三十而立了。记得当年名师赵承谦来赤岸坐馆,收李诩为学生时,只见家园中一株枯杏竟然复活发芽,喜得赵老夫子搂着李诩,连呼“好兆!”可到头来,李诩还是与功名无缘。但李诩性格聪颖,洞明世事,看到正德皇帝宠信宦官刘瑾游乐无度,看到京口及苏南连年地震、天灾不断,百姓生计无着,对朝政做官心灰意冷,真像他在自题画像中说的那样:“晚遭多悔,聪明日倦。”于是“困守未免为乡人,学道强附于国彦”,去江西投师邹守益、王几,“笃志性命之学”,就是王阳明学说,专心学透唯心,命相等哲学。1540年以后,他便居家读书、著述、耕作、养家,这是他受晋梁文化的影响,举陶潜“桃花源泉中可耕田”为榜样,效“竹林七子”隐于村野,著述立说,为世人做些学问。在他五十多岁,又和江阴薛甲、张衮、徐汶组织“君山学会”,与同乡蒋九川、周双泾时相唱和,往来切磋,深入研究王阳明学说,成为当时王阳明学派的主力军。

  李诩性勇往而坚忍,并且甘于清贫,耐得住寂寞,在乡间寒舍中勤于笔耕,著作了《世德堂吟稿》(四册)、《名山大川记》(八册)、《心学摘要》(一册)、《戒庵老人漫笔》(八册)、《赤岸李氏文征录》(二卷)、《俗呼小录》、《续吴郡志二卷》。另编诗集《真率窝吟》、集父诗稿成册的《守安诗册》、《牡丹谱》、《孝思便览》等十多种书。

  相传李诩的祖上先世都是元代带兵的武将,出身是女真族。到李氏先世二世祖封万户侯统领,驻扎江阴,而且子孙世袭,都以带兵的武将身份出现。随着元朝灭亡,李诩的先世祖叫李芝庭的,开始远离江阴带兵官宦之家,迁居常熟定居,且以诗礼名家,走上了隐居读书、耕读传家之路,拿起了笔杆开始了做学问传于子孙。明洪武九年(1376年),李芝庭将儿子、19岁的李珙,自常熟入赘江阴赤岸周家,这才有了赤岸李氏,从此赤岸李氏一直以文化人自居,其间李宗在明景泰年间,以诗、字、棋三绝,名满江淮。直至李诩年代,他是赤岸李氏第十二世了。李诩的祖母严氏,乃是明大理寺左正严本孙女。按家世,李诩应该问讯功名,可结果七次不第,对诩来说,打击不小。可顽强的他却跨过了这道槛,来个考不取功名就写书做学问,以此延续了赤岸李氏文化,而且成就了赤岸李氏文化的新的光辉起点。

■戒庵老人写“漫笔” 

中年后的李诩笃学力行,精研理学,写出了《心学摘要》,又综核经史,驰骋百家,写出了《名山大川记》、《世德堂吟稿》等著作。但可惜这些书,不是家贫没有好好刊刻,或经兵灾战火而毁之,至今皆已只字未留,均已亡佚。据载晚年的李诩更加博览群书,凡耳亲闻、目亲见的必提笔记下,而且不分古今,不分类别。特别那些奇闻异见、乡里门巷之人事,不分早晚,李诩都提笔勤记。当时他写好一篇,随手丢入书箱或搁置书桌,这倒跟徐霞客写游记一样,写好后随手搁置一边,从不去整理成册,所以后人称这些文字为随笔。书中大多内容是记述明世宗嘉靖年间之事,因李诩称世宗为今上,可观载有万历初事,据推算李诩是在60岁左右著述此书的。全书560多篇文章,都是随时记录,积多了成篇,并非一时著述所为。由于全书不以分品类排列,不以时间分先后,随事则记,随记则成篇,所以后人称他为“漫笔”。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也就是在李诩逝世后3年,他的孙子李如一,为他的“漫笔”整理,只见著述如堆,藏放在旧的竹箱笼中,底下的篇章几近朽蠹。李诩著述的笔记终以《戒庵老人漫笔》之名,附在丛书《藏说小萃》之后,以八册之分第一次刊刻发行。到现在已有四百余年了,四百年间,李诩的《戒庵老人漫笔》,至少被刊刻流传有十五种版本。

  李诩在世写的“漫笔”,到死还是一堆散乱的手稿。可见那时的文人写人写作著述,并无追求名利之见,只是作为做学问的一种方式,留点历史给后人看看。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行”。李诩和“漫笔”成了当今研究明史的重要依据,史学界称“漫笔”是史料价值高的笔记。

  由于李诩阅世广而深,读书广而博,见闻广而实,所以书中上下古今涉及极广。特别是关于明代的典章制度,人物行实的记载,还有前朝典故和遗闻轶事,以及辨析一些学术纷争问题,这些翔实的记载和史料,可补史传之未备者。特别书中多篇记述倭乱,翔实而又生动,足见李诩之爱国之心。历史本来要靠翔实笔录,才能名垂千秋,才能告诫后人。李诩的漫笔起到这一作用。

  待李如一把其祖父李诩的“漫笔”刊行出版,以释重负,完成了一件大事,但当时的明朝已破败不堪,八月京师地震,辽阳、开原、广宁俱震,而且地裂涌水,三日乃止,还引起山东沿海海啸。倭寇猖狂破闲山、南原,直逼朝鲜王京。嘿!乱世中诞生了大作品。

■祖孙藏书建“得月楼” 

 

  从李珙延至李诩,赤岸李氏已是十二代了,但代代都是“耕读传家”。“耕者”,从事农业,种田收获,养家糊口,安身立命,在那时就称“种田业万万年,做生意渡眼前”。“读者”,知诗达礼义,修身养性,以立高尚之德。赤岸李氏用“耕读传家”为本,谋生做人,几百年来,非常深入人心,堪称赤岸李氏的薪火相传的共同家风。想当年的李诩,白日“种田南山,采菊东篱”,傍晚,在田间蛙鸣声中,伴一卷古籍,与儿孙们吟诵,书香传遍村庄。“田园便好莫营生”、“五世辛勤诗礼庭”,这便是李诩他们追求的“耕读”生活。那时李诩生活十分清贫,但还是抠出钱来,去各处购经典古籍。李诩曾携带全家一年的日常开销,去常熟、苏州购来了天下孤本《南唐书》、《苏州图经》。有时,想要的书,没钱买或一时买不起,就借来抄录,李诩曾多次到常熟赵家抄录宋刊《稼轩词》、《古今杂剧》等。那时赵琦美(常熟著名藏书家)以“脉望馆”藏书名闻天下。晚年的李诩曾常去常熟钱家借书、抄书。那时钱家的藏书叫“吹藜阁”藏书室。到大藏书家钱谦益建“绛云楼”收藏书时,与赤岸李家往来更深了,那些书之孤本,两家常交换抄录。李诩57岁时,看着孙儿如一出生,古稀之年又帮李如一筹建“得月楼”藏书。据载,赤岸李氏始祖珙时开始藏书千册,到了李诩时代收藏更丰,不少孤本,名扬天下,当时李氏收藏的《南唐书》成了天下唯一孤本。至李如一建“得月楼”藏书,已有上万卷藏书了,而且还拥有天下孤本:《临安志》、《河南志》、《苏州图经》、《成都古今记》等,还收藏李氏先祖的手抄本、手迹书,及邑人的著作。

  李诩和孙儿李如一,建“得月楼”藏书,主张“天下好书,当天下人共之”,慷慨出借所藏,主张藏书开放,得到江南文人的好评称颂。钱谦益也向“得月楼”借抄《草莽私乘》,嘉定著名文士陆嘉颖也曾借抄“得月楼”宋版《后村居士诗》,连常熟大藏书家赵琦美常至赤岸李家借阅《邵亨贞遗集》。赤岸李氏“得月楼”除典藏书外,也刊刻丛书。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李如一刊刻丛书《藏说小萃》,丛书收录了李诩同时代的江阴作家十人所作笔记十一种,共26卷,《戒庵老人漫笔》也在其中,刊刻时李如一请明代文学家王樨登作了序。明天启年间,李诩之曾孙李应■又建“落落斋”藏书,可在李应■被诬遇害后,李氏藏书全部抄没,直至崇祯元年,李应■平反昭雪,所有书籍才发还李家。但1645年,明清换代,战乱之际,盗匪、兵痞抢劫赤岸李氏家园,原“得月楼”、“落落斋”所余藏书抢掠一空。百年之后,赤岸李氏后人只在古书集上看到过李逊之题记的《明实录》一部,还有盖上“江阴赤岸李氏落落斋藏书记”方印的《大戴礼记》,(这书被收在清代《天禄云林琅书目中》。)李诩的玄孙李成之,从友人处借到了《藏说小萃》,不惜功本,东借西凑,将《漫笔》重新刊刻,在跋中述说:“得月楼虽尽亡,其书目幸存于家季”,这才使赤岸藏书、著书的辉煌告白于世人,让人们闻到了赤岸书香。 

■父子抗倭护书香 

  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倭寇自三丈浦分掠常熟、江阴。李诩在这战乱中,一面亲率家人、赤岸乡邻,转移家财,特别将李家历代藏书转入赤岸荒坟岗中,一面将全村所有木板筑版筑抵御倭贼。可是李诩还是遇大不幸,在帮助乡亲的转移中,大儿子李柱战死。六月,倭寇殃及江阴,李诩二儿子李果陪同保护母亲在江阴的围城中,城内官绅们商量抗倭之对策,有的官员提出百姓捐巨资,送于倭贼,让他们自动退兵。在场的李果听了十分窝火,不顾年岁小,当场顶撞谬言十足的官员说:“诚如大人所言,此乃劝退倭贼之上策,可眼下百姓极度贫困,而你大人宦囊累累,请你大人首倡,可否?”李果之言说得官员哑口,得到城中市民的赞许。随后便产生了六月二十三日,江阴知县钱■领兵抗倭,战死九里岗之壮举。倭贼退后,李诩便将“常熟倭变”、“江阴抗倭”、“江阴曹主簿捍城”等史实,详情录入他的“漫笔”。赤岸倭乱前,距赤岸不过十多里的杨舍堡抗倭告急,李诩筹集军粮,带领赤岸乡亲,前往支援,与杨舍堡的军民共同筑城抗倭。

  倭贼败退后,李诩家一片焦土,家产只剩下转移保护的千册书籍,钱财均化为乌有,当时,李诩家每日费用难以数计。但李诩还是和儿子李果督家政,重建家园。还是梦想过那“耕读传家”的生活,当时建家园,首先在他的“小圃”中建数间“寒舍”,自称其“窝”,创窝名“真率”。“窝中”铺设竹椅竹塌、木桌,列陈竹书架,藏放遭劫的书籍。并作《真率铭》:“弗尚虚礼,不迎客来,不送客去,宾主无间,坐列无序,真率为约,简素为具,有酒且酌,无酒且止,清茶一啜,好香一炷,闲谈古今,静玩山水,不言是非,不论官府,行立坐卧,忘形适趣,冷谈家风,林泉清致。道义之交,如斯而已”。“真率窝”建好后,往来都为文人雅士。常熟名士赵琦美、钱谦益等常来借书阅读,浙江文士孙望春为“真率窝”作诗多章,江阴顾宇春还“每日一图”将“真率窝”绘成画册。“真率窝”成了江南文人畅聚交流之会所。到了李如一时代“真率窝”归入“得月楼”,成了江南著名藏书楼。 

 ■赤岸书香的延续

 

  李诩的儿子李果,为赤岸李氏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李鹗■,就是藏书建“得月楼”的李如一,女儿嫁给缪昌期。二儿子李鹏■生了四个儿子,其中二儿子李应■,官至御史,他和亲姑夫缪昌期都是东林人士的君子,后人称他们为江阴“双忠”。这些李诩的子孙,都是明代极有影响的非常之人,成为后人研究明史的重要人物。缪昌期虽是李诩之孙婿,家在东兴里,但平时常往岳丈李果家,所以缪昌期的生平活动都在顾山,他和钱谦益常为李诩、李果、李如一写序、写铭,因为他们非常熟悉赤岸李家,他们以平常人心态和李氏家作平常人的交往,留下了很多的诗文,表述了他们立言、立德的胸怀和志气。

  李诩的曾孙李应■,是赤岸李氏“耕读传家”培育出的出类拔萃人物,他一生的体现是“忠孝节廉、刚直不阿。”他虽是李氏家族的做官一代,但他还是怀着赤岸李氏布衣之心,他冤死、屈死在官场的争斗中,但始终保持“忠、孝、节、廉”之本质,在他的《诫子书》中最能体现。他遗命儿子李逊之“寄语儿曹焚笔砚,好将犁犊听黄鹂”,要儿子继续李氏的“耕读传家”,李逊之遵循父训,守志不忘,勤读书二十年,并建“听鹂轩”,著述《三朝野记》,保持赤岸李氏文化。事实也是这样,赤岸李氏到李逊之一代,以后再也无人出头去做官,耕读传家到现在。李应■的遭遇,让李应■及其儿孙们心中充满冤气,这是人之常情,但他们没因此丢弃赤岸李氏文化,始终保持耕读传家,赤岸崇教尚文始终延续不断。著名农业科学家沈煜清,著名电影洗印专家陈福庭,科学家黄永年、李银安,资深研究科学家李凯……都是近代著名人士,他们从赤岸走向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