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梧桐小语

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

 
 
 

日志

 
 

二次开发:让教材走向生本  

2014-05-09 14:08:21|  分类: 课题:教材二次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布者:唐保升 来源:中国教师报  时间:2010-9-2 8:56:02
 
  

■本期对话嘉宾
程红兵 上海市浦东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
郑冠坤 河南省新密市新世纪学校校长
徐  翔 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新知双语学校校长
张祥军 山东省潍坊市昌乐二中年级主任
刘贵喜 山东省聊城市杜郎口中学教师
■对话主持:郭  瑞


    新课程改革倡导教师创造性地使用教材。教师被赋予了自主整合、开发教材的权利,但是新的教材观使一向视教材为“圣经”的教师在课程“二次开发”中感到无从下手。本期问道专门围绕教师如何打破原有的课程观、教材观和教学观,重新认识和利用教材,进行深入探讨,期待每一位教师能真正实现从“教教材”走向“用教材教”的转变。

教辅资料使教师丧失开发能力

    现实中的教师对教材的开发为什么难以推进?因为“第三次开发”太滥了,限制挤压了教师的开发空间。

    郭瑞:当下基础教育的一个普遍现象是教材至上、课本中心,把学生陷入了课程的序列中,是什么使教师丧失了“二次开发能力”?教材本身有什么局限性?
    徐翔:作为教材的编写者,专家有学科领域的专业知识背景、教育目的的课程标准背景、学生身心的认知把握背景,但是任何具体人的具体的精神创造,一旦以符号形态固定下来,它就不是学科本身,而只是该学科的不完全呈现。而且,课本的编写者一般不认识任何具体学校的学生,当然谈不上对学生的了解、理解、尊重、体贴。他们可以泛化地“规定”某年龄段孩子应该学习什么,但不可能知道每一个学生具体的需求和愿望。
    此外,今天,学生身处和面临的物象和信息空前丰富和繁杂,这些物象和信息客观上已成为学生的“读物”。相形之下,既定的课程,在内容和形式两方面都存在滞后、刻板、生冷的窘迫。
    郑冠坤:从目前对教材解读的现状看,教材发到教师手里使用时,教师的开发已经不是“二次开发”,至少是“第四次开发”了。教材编者根据国家教育方针的要求、素质教育的要求、课程标准的要求,从知识的海洋中筛选适合学生学习的内容并编排成书的过程是第一次开发,这次开发是编者的眼光和水平的体现。第二次开发是学科专家根据已有的教材内容,并在学科课程标准的框定下设计了知识板块、单元要求、课前提示、教学例题、课后练习等,这是国家学科权威专家们对教材的解读。第三次开发是教学参考用书,教辅资料的配套编写,这次开发解决了教师写教案的“苦和累”,解决了学生自主学习的“捷径”问题。第四次开发是教师面对前面已有的成果,考虑如何使用并根据自己和学生的实际补充和完善。
    现实中的教师对教材的开发为什么难以推进?因为“第三次开发”太滥了,限制挤压了教师的开发空间,“越徂代庖”的结果使相当多的学校领导和教师寄希望于“资料”,使教师与学生失去了对教材的“敏感”,乐于坐享其成,而最终失去了自我的开发能力。
  
解读课标四字策略:拓、挖、思、悟

    教材就是整个教学过程中的一个“例题”,课标就是解题的“定理”和“法则”。素质教育追求的不是单纯地解决这个“例题”,而是学会运用“定理”和“法则”去解决诸如此类的“应用题”。

    郭瑞:新课程改革要求教师创造性地使用教材,教材通过预设内容而决定教学内容、活动和教学进程的状况将有所改变,但这种改变的前提是教师对课标的自主性解读,教师应该如何认识并解读课标?
    郑冠坤:教材就是整个教学过程中的一个“例题”,课标就是解题的“定理”和“法则”。素质教育追求的不是单纯地解决这个“例题”,而是学会运用“定理”和“法则”去解决诸如此类的“应用题”。所以,教师解读课标需弄懂几层对应关系:
    一是专家选编的教材与课标的对应关系。即弄懂具体的教材是用哪些个性化的材料去解读抽象的课标的。二是专家解读教材设定的问题与教材内容的对应关系。专家设计问题不是泛指的,而是直接与教材内容中的可取价值、可学技能、可修精神对应的。三是教参、教辅解读教材的方式、结论与课标要求、专家预设问题的对应关系。这一层开发与教师的备课最切近,教师们要认真审视它的科学性,而科学性体现在它是否符合课标的要求,是否与教材中预设的问题相关联。四是教师自我常用教法与课标要求教法的对应关系。真正好的教法包括两个重要方面:一方面是教师的主导作用高效体现,另一方面是学生的主动学习充分调动。前者的高效是教法与教材解读的完美统一,后者是学习兴趣与最佳学习方法的完美统一。而最完美的对应关系应该是最佳教法、最佳学法与课标期望的理想解读方法的完美统一。
    张祥军:教师在弄清关系后还应该注意两个问题。一是要敢于对每节课学习目标的“高与低、先与后、难与易、多与少”等具体操作层面上进行调整。确保课程标准的完整性和系统性的同时,增加教学的实效性。二是要把课程标准中那些目标设定模糊、不具体、不便于操作的内容在制定学习目标时,使它们变得更加具体、翔实、便于操作。
    刘贵喜:我把课标解读转化为四个字:“拓”、“挖”、“思”、“悟”。“拓”就是拓挖、延伸,知识向四面八方延伸、联系、联络。“挖”就是找到知识的本质,找到规律,找到方法,能够把教材内容内在的规律,内在的特征,内在的技巧、方法总结出来。“思”就是应用的问题。和现实,和生活,和实际,和社会,和焦点、热点接轨,学以致用。“悟”就是一种悟道,最重要的就是创作,形成自己的作品。备课就要在创作上下功夫。比如语文课不管什么文体都要有自己的作品,老师要有下水作文,作品要有创意、创造。
  
教材“再开发”功夫在四个向度

    教师可以在四个向度上下功夫:人文性、生活性、趣味性和思维性。

    郭瑞:教材的“再开发”主要是指教师依据课程标准对既定的教材内容进行适度增删、调整和加工,合理选用和开发其他教学材料,从而使之更好地适应具体的教育教学情景和学生的学习需求,教师可以从哪些向度上展开?
    程红兵:任何教材到了学校,到了教师手中,都有一个再创造的校本化实施问题。上海建平中学在必修课程校本化实施的过程中抓住弱点,研究现行教材,抓住现行教材缺憾进行改革;盯住要点,所谓要点即重要之处,教育的目的在于学生人格成长;突出重点,即突出学校个性化的培养目标,学校个性化的培养目标是基于学校的实际,基于学生的实际提出的,因此必修课程的校本化实施必须体现学校的意志,为实现学校培养目标服务。
    刘贵喜:教师可以在四个向度上下功夫:第一,人文性。教材仅仅是例子而已,应该以课标为蓝本,选取教材中没有的却符合课标的更具有人文气息的个案,培养学生美好的人性、塑造学生健全的人格、启迪学生美好的心灵、铸就学生有灵魂的卓越。第二,生活性。学生是具有生命的鲜活个体,离开了生活,知识将变得枯燥乏味。在进行课程的“再开发”过程中通过生活实例激发学生的好奇心、求知欲、探索欲,把他们培养成全面发展得人才而不是沦为高分低能者。第三,趣味性。没有兴趣就没有学习,要使学生充满活力与激情,教师就必须选取或设计适合学生身心发展的特点,符合学生认知结构的活动以充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激发学生内在的潜能。第四,思维性。教材的增、删、选、编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借鉴具有思维性价值的内容,教师要积极引导,有意识地训练学生的思维品质。
    郑冠坤:我认为,对既定的教材不能轻易地进行调整和增删,我们必须承认那是多少专家反复推敲的结果,这不是我们一般教师开发的重点。一般教师需要做的有两点:一是对书本教材同类内容进行整合,包括学过的和没有学过的,通过前后整合让学生进行比较鉴别,举一反三,把前后的学习内容串起来,给学生提供“悟”的土壤;二是对书本教材中包含的方法技能进行抽取,并精选有相近技法的材料让学生进行“庖丁解牛”,练习规定动作。
  
导学案是教材“再开发”的结果呈现

    导学案更注重学生的客观实际情况,它让学生也能够像教师一样对一堂课的教学计划和目标有一个清楚的认识,实际上,导学案就是对教材的“二次开发”。

    郭瑞:高效课堂中被视为“方向盘”的导学案与课程“二次开发”的关系是什么?
    徐翔:教师对教材的“再开发”,仅有认识和态度是不够的,还要有能力、有方法。保障课程开发的高品质,有赖于教师对学科体系宏观和微观的认知,以及对学生身心特点和已有基础的准确把握。这个道理和我们在高效课堂的背景下对编制学案的要求是一致的。
    刘贵喜:对教材的“再开发”为导学案的编制指明了方向。导学案是教师根据一节课教学知识的特点、教学目的,依据学生的认知水平、知识经验,为指导学生进行主动的知识建构而编制的学习方案。集教案、学案、笔记、达标测评和复习资料于一体的师生共用的教学文本,是“教学合一”的载体。导学案编制要求:吃透教材打基础、“二度创作”有提升、学法指导在其中。
    张祥军:导学案更注重学生的客观实际情况,它让学生也能够像教师一样对一堂课的教学计划和目标有一个清楚的认识,实际上,导学案就是对教材的“再开发”。导学案还是学生主体学习和自主探究的方案,能激发学生强烈的学习欲望,培养学生良好的兴趣和习惯,使学生直接参与课堂,更好地实现学生从“要我学”转变为“我要学”,更好地实现从“学会”到“会学”的转变。
  
让学生参与对教材的“再开发”

    新课程的真正价值是在教和学互动中创生出来的,教材的“再开发”只有在学生的参与下,才显得有实际意义和教学价值,“再开发”才能为学生搭建有效学习的认知平台。

    郭瑞:学生作为课堂教学的主体,不能被动地被排斥在“再开发”过程之外,被动地接受教师开发的“成果”,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保障他们的主体性?
    张祥军:学生不是被动接受知识的“容器”,他们原有的知识结构和生活经验也使他们参与教材的“再开发”成为可能。教师要接纳来自学生的不同见解,倾听不同声音,邀请他们一起参与。
    第一,组织学生进行研究性学习,实现对教材的“再开发”。我校每周有研究性学习课,每个假期都组织学生进行研究性学习活动,引导学生将课文学习和社会现实、个人生活联系起来,实现教材的“再开发”。第二,让学生参与到教学与导学案的编写中来,在“再开发”中,教师和学生是平等的,他们拥有不同的知识背景和生活阅历,让学生在交流和对话中发表自己的观点,才能真正由“教师中心”转向“学生中心”。第三,课前五分钟演讲。让学生根据每个专题内容,自主研究确定演讲主题,进行课堂演讲,实现教材“再开发”。
    程红兵:学生和教师都是课程主体,学校在课程改革与课程建设中一定要体现他们的主体性,建平中学在建设学校课程的过程中,始终把学生摆在主体地位,让学生参与课程建设全过程。以语文为例,建平中学自编语文教材凸显建平培养目标,这本教材给学生大量留白,留给学生旁批,留给学生点评,留给学生剪贴自己喜欢的作品,留给学生总结模块学习下来的体验。同时我们还专设自主学习模块。自然情怀、人文修养、科学教育、社会文化,这四个模块都是在老师的引导示范之下学生自主学习。这样一来,教材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生本化,每个学生的语文教材都是不相同的,都带有个人的兴趣爱好,都带有个人的理解体验。教师和学生共同建构语文课程,实现让教材满足不同学生的不同需求的美好愿望,实现教材的个性化。
    郑冠坤:教师和学生是融合的,教法和学法是融合的,教案和学案是融合的,课堂和生活是融合的,教材和实践是融合的,效果和能力是融合的。教师即学生,学生即老师。新课程的真正价值是在教和学互动中创生出来的,教材的“再开发”只有在学生的参与下,才显得有实际意义和教学价值,“再开发”才能为学生搭建有效学习的认知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